閱讀 | 訂閱
閱讀 | 訂閱
編輯推薦

對激光行業幾點判斷:黃金時代已過去,工業激光難有新技術

來源:激光制造網2021-05-15 我要評論(0 )   

文稿/激光制造商情 johnny過去十年應該可以算是中國激光產業發展的“黃金十年”。在這十年里,激光從一項鮮有耳聞的技術變成了到處可見激光/雷射加工的工藝,還包括激光...

文稿/激光制造商情 johnny

 

過去十年應該可以算是中國激光產業發展的“黃金十年”。在這十年里,激光從一項鮮有耳聞的技術變成了到處可見激光/雷射加工的工藝,還包括激光醫療美容、激光電視、激光雷達與激光舞臺秀等擴展應用已經深入大眾生活。在這十年里,中國激光產業從不到80億元增長到超過1000億元。

 

在這十年里,激光新企業不斷涌現,是激光產業壯大的最重要推手。其一是一部分從原來激光企業做市場、做技術的人出來單干,其二是原來在科研機構的人員進行產業化成立企業,其三是其他行業的看到激光發展好、利潤高跨界過來做激光。應該說從2010至2019這十年,從事激光確實是擁有很不錯的機遇,大部分企業都賺得不錯的利潤,擴充團隊、買地建廠、再買地建分廠的很常見。許多激光老板賺到了第一桶金,或者第N桶金了。所以稱之為“黃金十年”。

但是隨著激光從業企業增加,粗略統計目前全國已經擁有超過八千家大小激光企業,早就在大江南北遍地開花了。緊隨而來的是激烈競爭,而各個領域技術的突破、門檻降低也讓上中下游產業鏈都有一大批企業,激光產品逐漸變為紅海市場。價格迅速被壓得很低,企業利潤大幅壓縮,現在有相當一部分激光企業已經很難賺錢了。激光打標機早五六年前已經玩壞了,而一直火熱的金屬激光切割機,從2020年的市場環境急劇變差,你所看到做5個億、10個億的切割設備大廠,到年底核算可能凈利潤還在虧損。

 

沒有利潤,企業如何生存?而且這種發展勢頭暫時無法看到有扭轉的跡象。

 

因此,可以做出第一個判斷:

 

中國激光行業已經過了黃金時代,從2020年這個行業已經正式進入“白銀時代”。按照目前激光產品更新換代不斷加快,行業惡性競爭趨勢無法扭轉,筆者預估白銀時代只會維持2-4年。過后,就是激光產品的白菜價時代了。

 

第二個判斷:工業激光難有新技術

 

在過去這十年里,中國的激光技術有了非常大的進步突破,可以說是從無到有的。但其實外國的激光技術也有不少的進步,不容忽視,例如通快、IPG等領頭企業發展了很多新技術。

 

激光技術的發展與產業應用最重要的推動力,就是激光器技術的發展與突破。從早期YAG、CO2激光器,到光纖激光器出現、迅速推廣應用,再到半導體激光器、超短脈沖激光器,每一類型激光器的新突破都會引起極大的關注。外國已經擁有成熟的20萬瓦光纖激光器、3千瓦綠光激光器,以及1千瓦超快激光器、2千瓦藍光激光器等高端技術。跟隨外國企業開拓的路徑和方向,中國的企業也不斷努力追趕,縮小了差距。

 

但是我們要問,激光技術發展步伐是不是放慢了呢?目前看來,貌似缺乏像光纖激光器那樣的給行業帶來革命性變化的技術,它不僅具有革命性,更重要的是它實現批量化規模應用。如今半導體激光器出現很久了,但是批量還不行;超快激光器工業應用被談論了多年,皮秒、飛秒激光技術都開始成熟了,然而目前主要還是皮秒為主,飛秒激光在工業加工的量不會很大。

 

那么,光纖/飛秒之后是什么?

 

有人說,還有阿秒激光。這目前還是一個科研領域,而且工業加工不需要用到阿秒激光。

 

因此可以說,如今的激光器技術基本上已經定型了,激光器廠家正在做的無非是把功率提高、把光束質量做更優,或者在脈寬、頻率上下功夫,又或者根據個別應用做定制化功能的激光器,但終究都是在同一個技術框架內。這個問題,也是讓國內激光器廠家感到很困惑的事情,你去問他們,他們也不會有答案。

 

去到激光設備,也是一個道理,無非是給激光設備加入更多智能制造的輔助功能,或者做出精度更高、速度更快的設備,但是激光加工能力基本也是定型了。接下來廠商基本上是追求出貨量,很難再有震撼性的設備突破。

 

短期內,工業激光技術基本成熟,難有新技術突破,激光行業進入了批量出貨應用階段。

 

第三個判斷:行業洗牌即將到來。

 

由于大家都在同一個技術框架內,但玩家更多了,競爭越來越激烈,那么總有人要倒下的。

 

記得在六七年前,當時脈沖光纖激光器、打標機做得很廉價的時候,早已有行業人士說行業準備洗牌。這一準備一過就是六七年,行業不僅沒有洗牌,還出現了更多新企業,激光器技術不斷發展,更新型、更高功率激光器、激光加工設備不斷推出。

 

其真正的原因,一方面是當時激光技術、加工技術仍然有很多可突破的空間與潛力;另一方面是中國的制造業規模很大,傳統制造很龐大,產業升級需要激光加工,而當時激光在工業加工的滲透還很低。

 

當一個行業技術還在不斷更新,市場需求仍然很大,它怎么可能會洗牌呢?歸根到底還是激光企業還能獲得不錯的訂單,不錯的利潤,還能活得不錯,所以行業洗牌喊了很多年,但沒出現。

 

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,進入2021年激光企業將會遇上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嚴峻的薄利環境,雖然激光制造加工的訂單需求還是不錯,一些廠家出貨量看似很好,實質上越來越難賺錢了。

 

舉例說,四年前購買一臺10KW的光纖激光器需要近200萬元,到2021年將會有國產的廠家把價格壓到40萬元左右,這樣的降幅真是令人驚訝,而且據筆者了解幾乎是成本價的銷售。不賺錢也要賣出去,先占了市場養了客戶再說。這種做法是外國同行企業想都不敢想的,所以他們不敢繼續跟牌了。

 

從暴利到薄利,激光行業只用了4年時間。

 

進入2021年許多激光環節的產品會成為薄利銷售,拼出貨量才能活下來。而且事實上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,進入虧損狀態,明年也不會看到有扭轉跡象。特別是一些跨界過來做、一個家庭、或者合伙單干的中小規模企業,將撐不下去倒閉,成為第一批被市場淘汰的企業。這個行業,只有淘汰了一批企業,市場競爭環境才會變得理性一點,否則這種狀況,大家都很累,大家都無法喘口氣。

 

第四個判斷:企業間戰略合作成生存出路

 

在激光行業生存環境變得惡劣的條件下,企業利潤壓縮,只有降低企業成本才能維持生存,其中一條道路就是降低采購供應商產品的進貨價。國內的激光產業基本形成了上游光學材料、器件,中游激光器、激光設備,下游激光加工與應用的產業鏈,涉及產品數十種。

 

抱團取暖成為企業之間互利共存的生產方式。一些企業顯然早已意識到企業間的合作重要性,特別是與上一環節供應商戰略合作,那么采購批量大就能夠以低于其他同行的價格進到相同的產品,如冷水機的、加工頭的、還有激光器廠商,都在尋找大型設備商合作,我們俗稱為“戰略捆綁”。而設備商方面我們也看到同樣景象,很早前大族就因為捆綁了蘋果手機生產而迅速崛起,聯贏激光也因為動力電池大客戶帶動快速成長。

 

事實上激光設備商的成本壓力可能比上游零部件更大,由于競爭者眾多導致設備商市場定價權降低,即便是像動力電池激光制造產線、精密激光加工設備這些高端產品,終端應用大廠都會把價格壓得很低。因此,他們只得把這種壓力部分傳導至上一環節激光零部件、激光器廠商,希望把進貨價進一步降低。

 

激光產業經歷了行業洗牌后,存活下來的一批企業,將會是產業鏈上各個環節的代表性企業,以及是地區龍頭企業。屆時激光產業鏈格局基本成熟定型,市場也會比較理性,一些企業產品差異化、專業化發展特色更加明顯。

 

這個時候我們會看到激光的產品價格會出現一個“V型”回升。也就是定價權掌握在主要幾個設備巨頭上,當上游原材料、零部件漲價時,設備商也會跟隨漲價,不會再出現無底線的拼價格。我們看現在造紙業、汽車、家電、顯示面板等行業,已經發展很成熟,當產品價格競價到底的時候,都會因成本上漲而觸底反彈。

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激光產業激光切割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網友點評
0相關評論
精彩導讀
丰满女老板BD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